返回顶部

第七十五章 讨论

小说:建设无限空间 作者:南来高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北海一时也有些震撼。袁和尚的言语虽然平淡,却隐藏着极浓烈的情感,以及不可动摇的心念。

或许,袁和尚真的打心底认为,六道轮回存在于世间,而他吃肉是为了消弥畜生道的罪孽与痛苦,帮助盲目痴愚、灵智难开的畜生道众生转生。

哪怕自己业力缠身,因果报应下堕入阿鼻地狱,经年累月受无间歇之苦。

袁庆奇又笑着说:“两位也不必担心,六道轮回这种东西,终究是人提出来的,想要论证其是否存在,即使是大德高僧、法师也难以办到。”

袁和尚又道:“为虚无缥缈的死后世界而苦恼,实非智者所为。两位施主如果担心受业报,便多吃素、少沾荤腥,日常行善即可。”

袁和尚补充道:“小僧只是盼望世人能多体察其他生命的感受,要是能对动物都怀有怜悯之心,想必对人就更是慈悲心肠了。这样也能少犯罪恶。”

说着,袁和尚突然摆摆手,对着四周连声道:“小僧可不是传播宗教迷信!”

原来坐在周围几桌的食客,有的被袁和尚的“歪理邪说”吸引住了,或是看笑话,或是诚心听取。

听到这句话后,都纷纷笑将起来。

白灵素嘀咕着:“大和尚你确实没有传播宗教迷信,你只是在胡搅蛮缠,用一通看似高深的理论把自己妆点得好看而已。”

陈北海知道为什么袁和尚刻意强调了一句话。

因为大武王朝的开国国主,神武皇帝,严令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公共场所进行与宗教有关的中、大型活动。

包括并不限于大规模传教、讲经、说法、放生、开水陆法会……等。

据说神武皇帝的原话是“信这些鬼鬼怪怪的有个屁用,看着恁的令人心烦,朕恨不得把那些木偶泥塑一把火烧了,还能眼看他们作妖?”

朝廷方面的说法则是“国家新起,人民疲敝。神鬼玄虚之事于民生无益,理应废止。”

大武王朝严格控制宗教、祭祀活动,只承认人们自古信仰的自然神与祖宗神,不承认道门、佛门的人造神。

就比如山神、水神、太阳神等,是受朝廷承认的正神,允许人民为之设置庙宇、参拜祭祀。

还有各个家族的祖宗神(鬼),允许家族子孙祭祀。

至于道门、佛门等体系的仙神佛陀,其实是不被官府承认的。

个中原因,不足为外人道也。

只不过道门源远流长,而夏传佛教的本土化工作也做得有声有色,都很好地结合了中原文化。

朝廷也不能直接将佛道两教贬为邪神野鬼。

于是只能禁止宗教大规模传播,试图让宗教力量逐渐消减,最终自然毁灭。

袁和尚可不想被朝廷盯上。一个人出事事小,被朝廷抓住把柄,打击身后的佛门事大。

这些念头在脑子里转了转,没有表现出来。

陈北海饶有兴致地说:“袁兄可不知道,有些怜悯动物的人,可以把动物当成亲生父母一般爱护,却把同类当成草芥,肆意辱骂伤害呢!”

“哦?世上竟有这等稀奇事和稀奇的人?”袁和尚看起来十分惊讶,似乎不怎么相信。

陈北海笑了笑,述说道:“在我的家乡,有一群非常爱狗的人,被称为爱狗人士。他们十分关心自家的爱犬,同时对于其他流浪狗也不吝援助。”

“那很不错,”袁和尚插嘴道:“狗与人都是同等格位的有情众生,人帮助狗,其实就是在积累功德。”

陈北海摇摇头:“你可曾知,这群爱狗人士到了爱狗如狂的地步,他们把狗看作自己的亲儿子、甚至父母。”

“那能有多狂热?”袁和尚表示,自己从没见过、也无法想象这等情景。

“我给你说几个例子吧!”陈北海也忍不住想要对眼前的和尚倾吐一番。

坐在他们旁边的食客也忍不住凑近了听,连吃饭也顾不上了。

白灵素则是如饕餮般,明明生得一张朱唇小口,却不停地往里边塞着菜。只是时不时仰起头来,表明自己很认真地在听。

陈北海娓娓道来:“曾经有一个男人因为儿子被路边窜出的野犬惊吓,气愤之下,将狗打成了重伤。”

袁和尚评论道:“男子为护子而打狗,造成野犬受难。业报虽然无法消除,但情有可原。”

陈北海冷笑一声:“可那帮爱狗人士,却是天天堵在这男人门口,随意辱骂,砸破窗纸,威胁恐吓,最后逼得这男人游街道歉,赔偿了十几两银子呢!”

“这户人一年也只挣的到几十两银子。”

袁和尚怔了怔:“这未免太荒唐了!”

陈北海说道:“这还不算什么,有人在城里路上驾马车,旁边一户人家养的狗突然冲了上来,被驾马车的撞死了。你猜怎么着?”

袁和尚犹豫了一会儿,彳亍道:“过失杀狗,甚至是狗自寻死路,罪孽极小。驾马车的人也最多道歉即可。即使失狗人家再气愤,顶多索赔几十文罢!”

陈北海笑着说:“那你就猜错了!这死了狗的人家势力大,逼得误杀狗的可怜虫对着死狗跪了足足半个时辰,才肯放他离去。”

袁和尚惊讶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他们属实过于霸道了!这是犯了嗔痴二毒呀!”

陈北海又说:“还有你更难以想象的。我直接了当说了,有老人因放养的家犬吵闹,抄起棍子想要打狗,结果被狗主人生生打死了!”

袁和尚难以置信道:“这……这还是人吗?”

陈北海的话语中带着讽刺:“这都不是最荒唐的。有户人家里的媳妇,因为婆婆丢弃了自家爱犬,吃了药,把怀胎七月的孩子给流了!”

袁和尚不信,说道:“陈施主,你莫要拿这等事开玩笑。”

陈北海语气中没有半点不自然:“我猜你是金佛寺弟子,应当修持了《九字真言大手印》。你大可以看看我说的是真是假。”

袁和尚立刻结印,观想佛祖,获得宇宙能量加持,开发智慧。他洞察陈北海的心灵,反馈的结果让他沉默了。

袁和尚叹息道:“父母与孩子有宿缘,必有极大的因果联系。母亲杀腹中孩子,形同杀阿罗汉,这可是死后会堕入无间地狱的业果啊。”

白灵素听得饭都忘了吃,气得眼眶发红,从小肚子里搜肠刮肚出几句脏话,骂了出来:“这些所谓的爱狗人士,简直是,是脑子出了问题!”

陈北海冷漠道:“众生平等,然人类灵性最大,这些人俨然把人类视作最低等的生灵了!”

袁和尚连连哀叹:“可惜呀,可惜。善业与恶业无法抵消,就算这些人救了再多狗,也难以掩饰他们伤害同类的事实。”

旁边凑热闹的人也议论纷纷。

“这些所谓的爱狗人士简直是二傻子的典范,就是家里养的猪都比他们聪明有用!他们活在世界上,就是最大最恶的毒瘤!”

“这位大哥,那些人的出发点是好的,只是做的过分了,你这么说有些不合适吧?”

“你就是爱狗人士?敢在老子面前装蒜?”

“大哥,我错了,我错了,你就当我撅起屁股放了个屁。”

陈北海转过头,对白灵素说道:“别生气了,也别听他们说话,吃我们的饭去!”

接着吃起菜来,有滋有味。少女本来还在生气,看着桌上的菜不断减少,也连忙吃了起来。

袁和尚呆呆地立了一会儿,苦笑着,对陈北海说:“施主怎么把我撩拨地心神动乱,自己又造起助杀之业来?”

陈北海笑着答道:

“你能入地狱,我怎生入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