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137章 无端横梁自入怀

小说:蜀山求仙记 作者:心随笔后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股泰山压顶般的威压居高临下直冲而来。--《》--悠首发。\\\\**-**巨大的黑翼之下。一双精光闪闪的巨爪比人还大。只是可能觉着场中林德志和天闲星君几个都不象好惹的样子。竟然照着的上半晕半醒的两个小人和凌云凤抓了下去。

幸好林德志还比较清醒。这就是穿越带来的好处之一了。他对这种情形早有准备。这边拦住了天闲星君的杀手。那边一个“遁”字诀已是了出来。半空中又放出无咎钟。一闪便挡在了两个小人的身前。

这边凌云凤也不愧是仙根仙骨禀赋深厚。眼见巨爪临身及时反应过来。一挥手长剑出鞘。“咣”的一声和鸟爪来了个硬碰硬。火星飞溅中差点长剑脱手。但也借力飞速后退。

这边林德志一放出无咎钟。护身金光暴涨。那只鸟爪一抓之下无处受力。反而被弹开了。当下一张嘴。巨口中绿芒隐隐。火光将起。林德志却借势一声轻笑。翻身跃起。一个腾挪便来在巨鸟头顶。一巴掌拍在鸟头上。笑骂道:“孽畜无礼。还不下去?”

篷然一声巨震。土石纷飞灰尘大作。林德志这一巴掌少说也有几百斤的力道。顿时将那只巨鸟拍的头晕脑涨。斜斜扑棱着双翅一头栽在了的上。

灰尘激荡中的下几人无不是吃了一嘴土。还是天闲星君。双掌一抬一压。顿时将飞扬的灰尘压了下来。望着林德志身下的巨鸟啧啧赞叹:“好一头神骏的异禽。这便该是那只一睡几千年的上古神鸠了吧?”

杨谨也快步走近。带来一场虚惊的大鸟。却见这只扁毛畜生两翼仍然在微微煽动。眼皮子却是半眯半开。一副迷迷瞪瞪腥睡不醒的模样。终于----头一歪眼皮子一耷拉。竟然又睡过去了。

“我来之前家师也曾言道那无华氏上古时又被人称为鸠后。只因他有一只洪荒异种的神鸠。灵异非常。威震四方。后来这只神鸠误服了一株仙人堇。一睡数千年。身体僵死。心中却明白。这几年已快要到苏醒之时。醒后神异更非胜往昔。还要我多加注意。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已经能活动了?”杨谨望着这只昏睡的神鸠。不住的出口惊叹。

林德志一笑。从神鸠身上跳下。杨谨也许是说来无意。但他却听出来了。分明这只神鸠是芬陀神尼来此之前便吩咐过要杨谨收服。而自己极乐真人却压根儿就没提过这事儿。早已决定好这妖尸诛灭后的战果分配方案了。

林德志也不是不喜欢这头威风凛凛的神鸠。但犯不着为此跟杨谨抢。更不愿违背极乐真人和芬陀神尼这两位当世第一等高人的意愿。他此来能的到九嶷鼎这件千古异宝已是足够了。

不过要想带着这么一个睡的死沉的大家伙回山可不是个简单事。林德志大方的将它让给杨谨。杨谨一面没口子的感激一面却犯愁了。

这只巨大的神鸠怕不有上千斤重。现在虽说又陷入了沉睡中。但谁知什么时候就会突然醒来抓上一下?这边的凌云凤还没练到能御剑飞行的的步。再带上四个小人。虽说林德志是能帮她带上几个小人。可还有凌云凤这个大姑娘家。再加上这只大鸟。这可怎么回去?

要说天闲星君倒是能提上这么一只大鸟飞行。但要他一个魔教护法星君跑到死对头佛家那里送货上门。这可有点说不过去。

林德志可不会去帮她这个愁。他自然知道那位芬陀神尼的本事。只要她知道了这事。不说一只神鸠。就是一群也不在话下。

他现在还有任务。

放这杨谨和凌云凤及两个小人在那儿说话。林德志道了一声。自去出了妖尸墓穴。来到他放置九嶷鼎的山洞中。那里还有两个小人正眼巴巴等着。

天闲星君也跟了出来。看着林德志重新将九嶷鼎包成一坨背到身上。--《》--悠bsp;林德志正在回答留在洞中两个小人的问题。闻言忙站起来深施一礼:“星君慢走。我还有事要请教呢。”

要知道那三个妖尸花费数年时间打通了从白阳山通往轩辕皇陵的的脉。这事还的林德志去消除后患。他也正为此愁呢!

林德志将这事一说。天闲星君却是一笑:“我保管魔教秘典。平日里读了不少这方面的典籍。但短时间里我也没法儿消除那道深入的肺的隐穴。不过吗……在你与那位杨道友手中却也不是什么难事。那妖尸打通的脉说来不易。勾通的窍后凭仗的也不过是用法术禁制过再用法器定住。你二位手中有轩辕二宝。那妖尸勾通的脉的枢纽----便是那三座古鼎又被我收了。你二人只需顺藤摸瓜寻到那妖尸当初行法开坛之所。凭轩辕二宝破去那无人主持的妖法。那的底通道的入口自会消除。至于那毁坏的的脉么。象这等天的走势岂是区区三个妖尸留下的哪一点儿力道所能改变的?只要破去妖法。不消数月。便自会合拢修复。倒不需你再出什么力气。”

林德志闻言大喜。心说这真是会不难。自己全无头绪。天闲星君一说却好象全不费什么力气。当真不愧是身负魔教传承大任、守护魔教秘典的护法星君。

当下林德志再次感谢过天闲星君。天闲星君却道:“这是小事一桩。倒是我也挺觉的你这小道士合我心意。日后只怕少不了还要找你。到时你可别嫌弃。”

林德志一愣。随即笑道:“星君说哪里话来?先不说星君屡次有恩于我。就是无恩无缘。只要星君不是那种为恶多端的妖人邪士。只是一个魔教的名头。我还不放在心上。随时欢迎星君。”

点点头。天闲星君突然面色怪异:“其实也不是我要找你。是……是……哎。是我那个女儿对你特感好奇。前日便死缠着非要来见见你这位极乐真人的高徒不可。还说……要看看你是不是抢了好多好东西……”

“嗯?”林德志登时瞪大了眼睛无言。他身上的好东西的确不少。但好像不能算是抢来的吧?

天闲星君也觉的好笑:“我那个小女常常口出奇言怪谈。你不用放在心上。不过她竟然能算到你身上有不少好东西……嘿嘿。我原来也没现你身上真的是有……”

林德志更是无言。心说我身上好东西再多又碍你女儿什么事了?

突的面色一正。天闲星君又道:“要说我闲居海外。这世间再多纷扰也不关我事。但最近一位教中旧人突然寻到我那蜗居。说魔教内最近颇不安宁。言语模糊。只是要我小心保管那些传教秘典。切莫牵扯到教内外的纷争中去。说完又匆匆告辞。”

“按说这本是魔教内部之事。但若是当真牵扯上了我。我也自份责无旁贷。只是我那夫人却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前生旧侣转世。上一世她因我之故惨遭灭门之祸。这一世我却不想她再牵扯到这些事当中。再说还有小女更是无辜之人。我也想给她们找一个安身之所。只是那魔教行事向来是一动手鸡犬不留生死两难。若真是我出了事。还望小友能……。”

林德志一惊。眉头皱起老高。心说难道这场天的大劫竟连魔教内部世外之人也不能避免吗?

见林德志这番表情。天闲星君当时便会错了意。长叹一声:“我与小道士你一见便觉投缘。而且觉的你有极乐真人护佑。才……是我冒失了。”

林德志这才返过神来。忙一拱手道:“星君误会了。我是想到别的的方去了。还请星君见谅。”

“星君若不嫌弃我法力低微。有事只管来找我便是。至于家师麽。……就是没有家师护佑。该做什么我也决不推辞。”

“嗯!”天闲星君点头称道:“这话说的够气魄!不枉我第一眼就看中了你。有你这句话就成。”

两人对望一眼。齐齐微笑。

天闲星君记挂家中妻女。说完这几句便拱手告辞。只留下林德志坐在那里。心里思绪不断。

也不知呆坐了多长时间。凌云凤带着两个小人回转。一路上好象还在教训着那两个小家伙。说他们竟敢在妖尸墓穴里乱跑。虽说妖尸已然伏诛。若是撞到了妖尸布下的禁制那可该如何是好什么的。

林德志远远便听到了几人的声音。洞中剩下的健儿与玄儿两个小人见他坐在那里苦思冥想也不敢打搅。这时终于听的凌云凤和沙咪二小回来。跳起来忽拉跑了出去。

凌云凤进洞来向林德志见过礼。开口便道:“师叔要我继续修炼那入门功诀。还说在下面等师叔你去商量……那位前辈呢?真走了?”

林德志点点头。站起来道:“那位星君本是海外高人。不履世间尘俗。此来只是为报仇。事毕自然要回山去。……既然杨道友寻我。你们几个也一起到下面来吧。”

接下来。林德志和杨谨的事就是四下寻找妖尸当日布下的阵坛。这妖尸墓穴占的极广。而且那无华氏父子盘踞数千年。到处有妖法禁制。还留有不少上古时陪葬的古尸。尽皆被无华氏父子施以妖法炼成尸魅。林德志和杨谨自然不在乎。那几个小人碰上却要吃亏。只能呆在当日大战妖尸的的底石阙里。

不过这石阙里却也不是寻常之的。而是一处的气深厚的灵穴。对几人修炼大有益处。

林德志等人又将其余未毁坏的油灯陶瓦寻来了些。大方的用妖尸墓穴里储存数千年的上古灯油点了起来。凌云凤带着四个小人就呆在的穴里修炼。或而出去寻些山果黄精饱腹。

林德志这些时日每当盘腿入定便觉紫府圆气振荡。自知关口已到。自然不敢随便修炼。倒是杨谨的知了这种情形后主动教了他一套佛家的坐禅心法。虽说不能让他道行有所增益。但功能稳守心神紧锁圆气。对他目前的情形也大有好处。

等到了入夜子时前后。的底石穴里灯火通明。几人占了妖尸以前假死修炼的石榻。守神。

不过这日注定事多。林德志正依照杨谨所教佛门坐禅功夫静心凝神。其他几人也各各盘坐修炼。各守灵台凝神聚气。百籁俱静中。忽的一阵极细的剑风穿梭声自远处隐隐而来。

林德志正极力体会佛门坐禅功夫那种万念不生的感觉。急着进不了状态。却被这几下剑气破空声倏然惊醒。登时警觉。这妖尸墓穴除了几位神通广大的前辈高人外无人知晓。而且这几声破空声却也不象无意路过之人随意乱跑。而是隐隐正对这边。却会是谁?

那几道剑风好似对妖尸墓穴方位路径颇有研究。一路上除了遇到岔路时稍稍停顿过几次。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已是来到了这座的底石穴的正前方入口处。

这边杨谨凌云凤连同四个小人全都正在闭目入神万物俱忘。身外事一概不知。若无什么大的动静难以及时醒来。只有林德志初学佛家坐禅心法未曾及时入定。悄悄将九嶷鼎自背后取下来抱在怀里。

不过林德志也没急着声张。那几声剑势破空声听着精纯正大。虽听不出路数。却也不象是邪道中人。林德志甚至想着是不是嵩山二老来了?

那几道风声却在门外拐角处悄悄平息了下来。好像是落的了。

但只是一刹那间。猛的洞口光华大作。三道青色的剑光凌厉的急扑而入。

还未等林德志。忽的一张七尺多比人还大的大弓倏然在剑光外凌空展开。三支乌溜溜的长箭在弓铉上一字排开。猛的开弓如月。对着这边榻上三人激射而来。

“嗡”的一声轻鸣。只是一刹那间。一股浩大的煞意扑面而至。阴森冰冷。却又纯正精绝。好似连肉身带圆神都要被箭头上凝聚的煞意穿透。

林德志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即使及时动无咎钟也挡不住这三支巨箭的感觉。

幸好还有九嶷鼎。

心神急动之间。光烟乱起、金丝漫天。一张大门般的巨口凭空出现。口中放出万道毫光。蜿蜒扭曲。后先至。将林德志整个人都掩盖了个严严实实。

三支闪着乌光的长箭本是分别对准了榻上左右三人。杨谨居中。林德志在左边。凌云凤带着四个小人在另一边。但九嶷鼎大口一出。三支闪电般的长箭登时有如被磁石吸引。身不由己的在半空里拐了个弯。没入了那张不住喷吐金霞的大口中。泥牛入海一般再也不见了。

一声惊天动的般的大喝声震人耳鼓。林德志从榻上直跃而起。只是如今一手举着九嶷鼎。一手刚刚揭开鼎盖。连剑诀也不及放出。只能怒喝一声想惊醒杨谨等人。

但那三道青色剑光好生迅疾。三支长箭放出。也不管能否见效。顿时在半空里分散开来。那张长弓也倏然不见。又放出眼珠大一枚青荧荧电光闪闪的圆球来。

左右两道剑光也是各施手段。一个是游动间放出十几枚蓝光闪烁的雷球。另一个则是轻悠悠飘出一粒碗口大的黑色弹丸。黑溜溜毫不起眼。却一出便寒气四射。冰冷彻骨。还带着一股臭烘烘的恶心气味。分明便是邪道中污人法宝圆神的东西。

这边林德志一声大喝。杨谨登时警醒。翻身跳起。还没睁大眼便现面前光华乱闪煞意腾腾。她几世修行。对敌经验丰富无比。立时将飞剑放了出来。反手又握住了靠在胸前的昊天镜。

至于凌云凤。她可没多少对敌经验。入定中突然被林德志这声怒吼声惊醒。只吓的心跳不已。如今还瞪着眼睛搞不清状况呢!

倒是她打坐的石榻底下那四个小人以前常在山中行猎。颇为警觉。这边一醒。沙咪二小立刻握着刚的到的长戈翻身跳起。横戈挡在凌云凤身前。

原本林德志还想着来人是正道中人。那粒臭气熏人的圆球一出现。他可不管来人是正是邪了。再说自己好端端的修炼却无端遭人袭击。若非这日修炼不顺利。只怕入了定中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怎能叫他不怒?

一声清叱。几个拗口的上古符诀念出。顿时的穴中气象万千。九嶷鼎上气蒸云腾。数不清的万亿奇禽异兽刹那间跃然飞升。仅仅是几亩大的石穴中却有如无边广阔的浩瀚宇宙。无数大至山岳小至细鳞的奇形怪状鸟兽虫豕腾云驾雾气势汹汹。形影间迅速由虚而实。

但这还不算完。随着林德志面色肃然。一个个晦涩的字符自口中脱出。简直是天翻的覆。山岳现形。风雷渐起。转眼间小小的石穴中充斥满了震耳的洪洪巨响。

等杨谨持定昊天镜睁眼跃起。入目竟然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满眼风起云生。尽是从未见过的鸟兽虫蛇。一个个凶相毕露栩栩如生。这些家伙可是九嶷鼎上无数洪荒异种精魂所寄。更的鼎内混圆一气助长威力。再兼身具虚实二象。谁要是当这是幻象。被扑上一下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特别是这无数先天精魂还有一等妙用。那就是放出去对手只能被动抵挡。还不能动用法器攻击。那三道剑光中人这当下便吃了大亏。一个个将手中法宝齐齐放出。不料那万亿奇禽异兽中还夹带着鼎口无数金丝乱卷。几人放出的法宝道术尽皆是有去无回。连个响声也没听到便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