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六百三十章 飞升,是你,还是我(大结局)

小说:封仙炼神 作者:楚天飞狐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笔、十一笔、十三笔封灵仙符都是来至模仿仙人留下的本源禁制,虽然不能封印第五魔尊那样的强者,但趁着天机子以为他黔驴技穷之时,冒着受伤的危险近距离攻击,效果最佳。

“来得好!”

天机子吼声中,身体一颤,任由封灵仙符封住自己轮回铜人,但总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封灵仙符封印的不是天机子本体,而是他的一个虚影而已。

浑身贴满封灵仙符,天机子却是依旧生龙活虎,无穷的灵力透过封灵仙符继续支撑法宝与古云死拼硬耗,短时间分不出绝对的胜负。[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你的意境是‘虚’!”

古云突然收起所有攻击手段,就连封灵仙符也被尽数撤回,远远地冷冷一哼。

能够逼出天机子强横的意境修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古云赢了半分。毕竟他还有龟甲与三枚铜钱尚未露脸,而天机子已是毫无保留。

“不错!有天就有地,有实就有虚。我**有轮回铜人,意境上有虚之永存,任何时候处于不败之地。你很聪明,懂得见好就收,没有比拼你我意境修为自取其辱!”

天机子嘴上一点不放松,始终将自己处于强者一方。只是如果轮回铜人可以流汗的话,或许他更显狼狈。

“我研究青皮葫芦千余年,只要古云进入其中,自身实力必将大打折扣,还能翻天!”

想到这里,天机子大方地退到青皮葫芦入口,以一种轻松的口吻说道:“大家实力不分伯仲,青皮葫芦的机密你也看过,现在你可以放心祭出两幅登天图,完成飞升计划了吧!”

古云不置可否,脸色古井不波,心中却是反复掂量,什么时候才是启动登天图的最佳时机。

“你可能不知道,随着封界之印的时间越久,压力就越大。即使有三幅登天图在手,也不见得可以顺利飞升上界,否则我花费如此心血干什么!大不了早早抓住你一刀两断,抢过另外两幅登天图一了百了!”

看着神色淡定的古云默不出声,天机子微微有些恼火。他不像古云那般还有三千年岁月可以挥霍,而且为了飞升计划做准备,他付出的太多太多,远远超出别人的想像。

希望就在眼前,天机子反倒如同一个十岁小孩,看到桌面上香喷喷的蛋糕却被大人盯着不敢偷吃般痛苦。

“你将这次飞升计划再详细说一遍,让我好好熟悉准备,免得关键时刻卡壳,对你我都不利!”

古云轻轻环抱双臂,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不顾天机子夹杂怒意的喘息。

从死魂海返回到天机山,途经十余天,一路上天机子早将如何齐心协力操作三幅登天图的过程告知古云。

此刻要天机子重复一遍,如同调侃一般。天机子重重地呻吟一声,停顿数息,这才强忍住怒火,一字不落地仔细重复。

“机遇就在眼前,错过或许永远失之交臂!我知道你在浩灵大陆除了神鬼莫测的妙仙之外,并没有割舍不了的情意。即使你在失踪的岁月里有些牵牵挂挂的爱情或者友情,但此刻都已烟消云散。因为,你与他们的道路不一样!“

天机子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毕竟修真界都是以我为主,方才成就长生大道。他不清楚古云迟疑的含意,只得以言语刺激。

古云听着天机子如同嚼蜡般生硬的话语,思绪却是飞驰到浩灵大陆天地间。

妙仙借助自己机缘运势,得以魂魄齐聚,顺利回到属于她的地方,甚至还等待着古云继续伸出援助之手。

魔毒教金丹修士相思曾经义无反顾地拉开射日弓,挽救古云与危难之中,只是这份情无以为报,让它消散在岁月的痕迹里。

还有狼烟道的杀手方寸山,虽说与古云并无很深交往,但只需一个眼神,绝对能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百万大山的灵狐一族,不仅有族长九姑娘还在默默祈祷,古云有一天还会重返横断山脉,共忆往事。

再往前,甚至还有小小田家筑基修士田姿的心思,古云都是明了在心。

“既如此,咱们开始吧!“

古云收回思绪,乾坤戒内射出一道光芒,给人一种重叠的夜色相互排斥。

“好!星空图打开界面,快速祭起宝剑虹桥!“

天机子遥望瞬息变幻的虚空,沙哑的笑声充斥天地。第一幅登天图是打开上界的基础,第二幅登天图是连接上界的通道,而青皮葫芦则是保护飞升的壁垒。他眼看古云已经心动,顿时敞开胸怀放声大笑。

黑夜里,所有原属于浩灵大陆的虚空随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是陌生而又闪亮的异域星空。哪里的星星格外闪亮,甚至连浓郁的灵力气息也隐隐传来,彰显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古云神色凝重,不慌不忙地祭起第二幅登天图。就看见一柄释放开天辟地气息的巨型飞剑法宝霎那间横卧天地,搭起一座七色彩虹桥。

“哈哈!事不宜迟,进入第三幅登天图吧!“

天地间疯狂的灵力异变反倒让天机子兴奋非常,他在狂笑中率先进入青皮葫芦。

八十盏元神琉璃灯照亮整个青皮葫芦内部空间,唯独中心处的阴阳印一片昏暗。

“师弟,只需你启动五行归一意境,就可以让阴阳印旋转苏醒,借助其他元神之力催动第三幅登天图!”

天机子几乎不能自已,轮回铜人发出嗡嗡的闷响。这也难怪,任谁熬了千余年,眼看美食就要吃进嘴里,还能不激动么。

“我来启动阴阳印,那你在一旁干什么?莫非坐收渔翁之利?”

古云神识扫过八十盏元神琉璃灯,心中也是泛起一股无奈。他们都是浩灵大陆曾经的最强者,却为了相信天机子飞升计划,一个个沦为催动青皮葫芦的棋子,有时候想想,还不如普通修士来得快乐。

进入青皮葫芦之前,古云已经想好一切步骤,他眼望天机子,笑容颇有意味。

“不用你说,我自会陪你进入阴阳印。在你的五行归一意境之下,想必你能够放心!”

天机子金黄色的轮回铜人躯体一闪,与古云肩并肩站在一起。他伸出左手,示意古云可以开始了。

飞升计划看起来进行得很是顺利,双方也是配合的有条不紊。古云淡淡一笑,整个人却是处于百分百戒备之中。

古云神色一正,意境勃发,阴阳鱼立刻悬浮头顶。不管天机子有何阴谋,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毕竟飞升上界的机会仅此而已。

“嗡!”

黑白双鱼乍现,脚底的阴阳印突然焕发青春,一团烈焰腾起,并分出一缕缕光线与八十盏元神琉璃灯紧密连接。

隆隆轰鸣陡起,整个天机山主峰开始货真价实的崩溃,无与伦比的震动让青皮葫芦颤栗不休。

霎那间,第二幅登天图的七彩虹桥光芒射在青皮葫芦之上,使其摇摇晃晃地准备升空。

一股炽热的燃烧在古云头顶升起,仿佛将他化作一战琉璃灯。

古云不动声色,神识扫过一旁的天机子,对方正在闭目养神,浑身灵力激荡,显然也在暗自应付登天图的飞升震动。

化神修士飞升上界,必须遭遇飞升雷劫,唯独以登天图另辟蹊径,方可躲过这一劫。但上界封印万年,即使驾驭登天图飞升也会难上百倍。

青皮葫芦轰隆隆地升起,稳稳地踏上七彩虹桥。一声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响彻天地,仿佛要将夜空撕碎。

“咔嚓!”

细微的轻响顿时让心神高度戒备的古云与天机子一愣,化为实体的第三幅登天图青皮葫芦竟然出现一丝裂痕,此刻还在飞升之中,一旦青皮葫芦崩溃,两人必将毁灭在天地封印规则之下。

“怎么会这样?”

古云沉声问道,眼眸余光扫向面无表情的轮回铜人。

“不碍事!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只要你的五行归一意境保持强度,这点波折可以度过!”

天机子摇摇头,头顶升起一团白色光华,渐渐凝结成一个虚影小人,却好似带走他全部生机与灵力。

“坚持住!”天机子沉重喘息一声,缓缓伸出右手抓住白色虚影小人,轻轻按在古云后背。

“轰!”一股淡淡的气流顿时涌进古云身体,即使他早有防范,但白色虚影小人如同无物,瞬息间与古云自身气息融合。

“你想同归于尽么?”

古云冷冷一哼,体内灵力与魔精气顿时勃发,开始扫荡入侵气流。

处在古云黑白双鱼的意境内,天机子的一举一动都在古云的掌控之中,哪怕一个意念,也会祭起他意境的反馈。

“同归于尽?我没那么傻,当然,飞升计划不会变,只是青皮葫芦能够承载的极限是一个人而已!飞升,是你,还是我,甚至是你我的融合体,都成!”

天机子说话间,伴随浩灵大陆诞生之时就存在的石碑脆嘣嘣地爆碎,紧接着轮回铜人猛地爆开,露出一个黑乎乎的孔洞。

一团火焰腾起,脚下的阴阳印一闪,瞬息间化作一个琉璃灯,而古云的头顶燃起一朵粗壮的焰火,直奔青皮葫芦顶端。

古云的元神一紧,清晰地感受到一股强烈气息的入侵,似乎要与自己元神合二为一。

这不是简单的修士夺舍,而是要与自己融合。炼神鼎虽说第一时间弹起保护,但石碑崩溃时的冲击,使得古云无法控制天机子主动融合的元神。

按照古云事先设想,天机子即便有所图谋,断不会在关键时刻采取夺舍方法。虽说此刻天机子的元神入侵,并不是简单的夺舍,但主动元神融合之举,显然是对方深谋远虑的招数。

“想融合,是你做主,还是我做主!”

古云神识激荡,体内所有机能调动,形成一道灵力屏障,将天机子元神隔离在外。

“我也不知道!赌一把而已!至于是你,还是我,就看天意何为!”

天机子元神借助白色虚影小人进入古云体内,吐出一颗微小颗粒,顿时击碎古云体内所有防护,就连丹田内的巫莲也阻止不了微小颗粒摧枯拉朽的攻势。

“只是石碑精华所在,如果你没有其他保命绝招,笑到最后的是我!”

天机子元神感受到自己的优势,说话间有一股释然的放松。

“那也未必!”

古云元神突然释放磅礴魂力,一举将天机子入侵的元神吸入,连带石碑颗粒一起。

一股金光充斥古云体内,识海内的龟甲与丹田内的三枚铜钱齐齐震动,爆发一股不属于两人,甚至不属于这个修真界的强悍气息。

“这是什么?”

这一刻,天机子才知道自己还是小视了古云,他发现最大依仗的石碑颗粒居然有融化的迹象。一旦失去石碑精华颗粒的融合之力,他是无法占据主导地位的。

“你不是说要给你一个惊喜才配的上大机缘修士这个称号么?这是仙人之祖鸿景留下的一套仙灵宝,不知合不合你的胃口!”

古云仿佛早已预料到这个结局,元神反扑间哼道:“你算计万千,可曾算到这个处境!”

“哼哼!你高兴得太早,你有仙灵宝,我有过墙梯!大不了一拍两散,谁也别想讨好!”

天机子阴惨惨地一笑,轻喝一声:“爆!”

青皮葫芦内,古云头顶燃烧着一股粗壮的火焰,与八十盏元神琉璃灯交相辉映,只是他的火焰最是炽热,最是明亮。

他的身体随着青皮葫芦剧烈的震荡而晃晃悠悠,随着天机子一声‘爆’,他的身体猛地涨大数倍,就像是一个催大到极致的气球,随时有可能爆碎。

灿烂的金光变得忽明忽暗,仿佛在进行一种殊死搏斗。

三幅登天图融合在一起,搭起一座通往上界的虹桥。只是恰逢天道封界万年,能否成功还是个未知数。

青皮葫芦在封印的压迫下张开一道道修为裂缝,只见七彩虹桥逐渐缩短,伴随着青皮葫芦留下的痕迹直奔异样星空而去,渐渐地消失无踪。

今夜注定不寂寞,七彩虹桥将天地打扮得异常奢华,即使数千里之外的修士们也一个个感受非同寻常的变化,纷纷伸出脖子遥遥观望,猜测这个异变的缘由。

数年后,天机山山脉完全萎靡,昔日浓郁的灵脉早已枯竭,终于也有胆大的修士试图前来寻宝,随便吊唁浩灵大陆曾经最为神秘强大的宗门。

“师兄,听说过没有,数年前天地异变,有可能是化神修士飞升上界造成的震动!”

一名身着灰衣的矮个金丹初期修士神色凝重,看着脚下变为乱石堆的天机山,颇为感慨地摇头。

“难说!修真界封印万年,这是天道法则,谁能违背!再说了,除非登天图问世,或许有一线希望!”

另一名金丹初期巅峰修士也是摇摇头,长叹一声:“有登天图又如何,你没看见数十年前陨落十余万高阶修士,都是为了虚无缥缈的‘源’,结果呢?除了死亡,什么也没得到!”

“是啊!‘源’是假的,想必登天图也仅是传说!我辈修士生不逢时,唯有万年以后的修士再看机缘运势了!”

矮个金丹修士恨恨地吐出一口唾沫,眼神却是充满无限向往。

(终于完本了,我疲惫地闭上双眼。只是心中还记得感谢所有点击、收藏过《封仙炼神》的道友,我不容易,你们更不容易,毕竟不是谁都有耐心伴随我走过日日夜夜。

实际上,这一个多月上传的章节都是存稿,期间我一直在思索自己的不足,酝酿一个超越自己的计划,希望到时不让道友们失望!

这本书可以说是扑街,但我很骄傲,因为有盟主jiadelao、堂主黄金股票、舵主神州仙人、执事楚天牛牛、谢至修、提壶打酱油,更有快乐是流泪、毛毛发等众多弟子们的支持。

道友们是花费真金白银来支持我,不由我不感动,不激动!

千言万语不如在此给大家深深鞠躬!谢了啊!

新书《霸气凌仙》近期上传,希望看到这段话的道友记得再次关照,你的点击、收藏,是我坚持的动力。不为别的,只因为还原一个爱做梦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