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六百六十章

小说:星空妖皇 作者:冥月涯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星蓝城是妖界最为着名的名城之一,城内城外人口足有数百万之巨,称得上宏伟巨城。这里是还座落着玄武族帝国学院,因此人气一直很旺盛,每天都有太多的人为了不同的目的汇聚于此。

从蓝星酒店下来,酒店外墙上挂着的魔法钟已经指向了第十五格,按照魔法钟计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老爷子很想念孙女,南宫琳被韩子轩带回了玄武族皇宫,同时也就南宫琳的治疗做一些详细准备。没了病人,月无涯也落得一身轻松,从酒店租了一架豪华马车,游玩星蓝城。

马车的车厢很宽大,足有十几个平方,地面铺着大红地毯,处处镶金戴银,尊贵无比。最里方是一个华丽床榻,榻上整齐摆放着一袭鹅黄锦被,前方挂满了黄色幔纱,东方冰凝就坐在这床榻之上,轻轻地翻动这她的古书。

正中间则是一方玻璃茶几,上面置着一些美味糕点以及一个续和四个小杯,乃是官窑的上好瓷品。小白猿很悠闲地一屁股坐在正中央,一手拿着糕点,一手端着小杯,自顾自地吃得不亦乐乎。

至于车厢的两边,则是两个长形沙发,方向相同,坐在左边的沙发上,可以和厢内之人畅谈风声,坐在右边的沙发上,正对着一面可以看清外面、但外面却看不见厢内的巨大玻璃镜。此时,月无涯和刘惜弱就坐在这右面的沙发上,欣赏着镜外的风景。

说起欣赏风景,其实只能算一个人,因为刘惜弱的注意力,几乎上没有放在窗外,只是装作欣赏风景的样子,靠在月无涯身上,一个劲扭动着她的娇躯,惹得月无涯心头一阵火起,恨不得立马就在这里把她推倒。

但那不时从身后黄色幔帐后投来的冰冷目光,又在提醒着他。倒不是东方冰凝吃醋什么的,只是因为两人心意相通,东方冰凝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月无涯的心情,自然也将这股旖念亲身体会了一遍,以她的性格,没当场将月无涯冻成冰块,都是好的了。

两个时辰后,马车开回了蓝星酒店,但月无涯在马车上独自呆了一刻钟后,才如同打了一场大战般下得车来,下车后狠狠地瞪了正用雪白的手背掩住小嘴咯娇笑的刘惜弱一眼,惹得后者更是肆无忌惮地大笑了两声。

“这辆马车,我要了……”看着刘惜弱那因为娇笑而的娇躯,月无涯突然嘴角一勾,对着旁边的酒店执事说道,说完,回身邪邪地看着刘惜弱,嘴角那抹如恶魔般的笑容,让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宫圣女也是心中一突,一股很不好的预感升起。

“哼!”东方冰凝冷哼一声,当先向着酒店内走去。

买了马车,月无涯又在酒店订了三间豪华客房,刚要付钱,却被告知完全免费,月无涯微微一愕,随即便释然了,想来应该是韩子轩打过招呼了,玄武族皇帝发话了,谁还敢收月无涯的钱,那就是嫌命长了。

夜色如墨,但星蓝城内却是灯火通明,一眼望去,一片明亮,和白日没有多大区别。

酒店顶上第三层的一个房间内,月无涯盘腿而坐,正在粗略地温习着神照经的运行,为即将到来的治疗做准备。

“当、当、当!”突然,门外传来了三声轻响。

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月无涯一步一停地向门边走去,花了将近五分钟,才扭开门把。

一开门,就看见一个笑颜如花的女子站在门外,只着一身连体小衣,薄如蝉翼,外套一件薄薄的纱巾,藕臂**,隆胸翘臀,曲线娇俏玲珑,浑身肌肤细腻如绸缎,仿佛都要滴出水来。洁净如玉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腮红,眼神盈盈流转之间,波光四溢,似是含羞的处子,又仿佛妩媚的少妇,两条修长有力的**大部分都露在外面,点点春光似遮似掩,摇曳生姿,风情万种。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一看到刘惜弱如此诱惑的着装,月无涯还是忍不住头脑发热,鲜血沸腾。

“怎么开个门就要这么长时间?怕我吃了你么?”那女子幽怨地看了月无涯一眼,上前一步,双手一伸,一下挂在了月无涯的脖子上,温玉娇躯紧紧地贴上去,那肥美的**抵在他的胸口,挤出一道晶莹剔透的乳沟,叫人眼花缭乱,神魂一荡。

嘴角微扬,月无涯轻声说道:“我是怕我吃了你!”

“是吗?”女子小脚一勾,‘啪’地一声关上了房门,然后猛地一个转身,将月无涯抵在墙上,香舌轻轻舔了舔红唇,妩媚笑道:“有多怕啊……”

看着她诱人的动作,月无涯忍不住低头狠狠地在她的嘴唇上啄了一口,低声道:“妖精!”

刘惜弱一把松开他,小臀一扭,娇笑着后退两步,轻轻一转,薄纱轻荡,露出晶莹似雪的肌肤和修长玉白的大腿,然后目光盈盈地看着月无涯,红唇微启,莲口轻吐:“那你喜欢这个妖精吗?”

“你说呢?”月无涯轻声一笑,伸手便往刘惜弱拉去,后者却是闪过身去,向着房内跑去。

等月无涯紧跟上去,发现小魔女已经是玉体横陈地躺在了他的床上。似受惊的小兔般,右臂掩胸,勾出一条深不见底的乳沟,修长有力的双腿紧紧夹住,形成一个诱人的三角,美丽的大眼睛中射出娇柔恐惧的目光,一副楚楚可怜、弱不禁风模样。

魔鬼,妖精!月无涯心中火焰腾地一下扑腾起来,这哪里是害怕,分明是**裸的勾引!

如饿虎扑食一般,月无涯一下就跃了上去,刘惜弱却是轻轻一滚,再次躲开了他的一双狼爪。然后又在月无涯疑惑的目光中主动靠了过来,一把把月无涯压在身下,抓起月无涯的大手,将它按在自己高耸而又骄傲的屹立的彦之上,让其尽情地体现自己那温玉醉人的软绵滑腻。

“原来你是想在上面啊,早说嘛……”月无涯白眉一扬,轻笑着说道。

纤手伸出,轻轻挑起月无涯的下巴,刘惜弱嘴角一勾,娇笑道:“怎么?不可以吗?”

“作为我月无涯的女人,想骑在我身上,当然——不可以。”说到最后三个字,月无涯用力在那酥软滑腻到了极点的丰丘之上一抓,让刘惜弱整个人一声娇吟软倒在了他的怀中,然后手臂一勾,抱住了她柔若无骨的柳腰,向着侧面一带,便将这具娇躯压在了身下。

然后在刘惜弱还没恢复过来的时候,头颅微低,一口吻住了她的樱唇。

四唇交接,刘惜弱初时还有些挣扎,但在月无涯舌头不知疲惫地挑逗戏耍着,渐渐败下阵来,只得让他尽情地欺负。而月无涯的狼爪已不甘寂寞地兵分两路一手按着一只**,另一手托着一瓣丰臀,‘摸抓揉捏……’十八般手法悉数使出。

随着他轻轻的抚慰,刘惜弱浑身如同火烧般滚烫酥软,娇躯如蛇一般扭动,迎合着月无涯的挑逗,而香唇更是拼了命吮吸,似乎唯有这样才可以让躁热的身体好受一些。

“公子,我……”刘惜弱吐出月无涯的舌头,娇喘嘘嘘,媚眼如丝缠绕着月无涯,无力地说道。

月无涯低低一笑,伸手在刘惜弱雪白的圆臀上一拍,顿时荡起一阵臀浪,随后轻轻拨拉几下。便将刘惜弱身上那聊胜于无的轻纱薄衫揭了下来,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昏暗亮光打量着眼前佳人,只这一眼,便已让他鼻血狂喷。

刘惜弱乌丽的秀发散落在床上,如笼上一层水雾眸子盈盈望了他一眼便又立即闭上,耳根红透,鼻息咻咻,娇喘不止,说不出的羞涩迷人,诱人之极。脸上鲜艳如新收的彩霞,映衬着她的阳樱唇,美艳不可方物。

她的颈项洁白而修长,肌肤如雪般晶莹透明,两条裸露在外的手臂欺霜赛雪,光洁如藕合。晶莹洁白的酥胸因娇羞而急剧起伏,更是峰峦迭起,波涛滚滚,特别是顶端那亮丽鲜艳的红豆,如水洗过般晶莹透亮,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修长双腿紧紧闭合在一起,却依然可见芳草萋萋,肉光隐现,更是诱惑无比。

感觉他那火热的目光在自己全身上下巡视,刘惜弱羞涩无比,急忙双腿紧闭,纤纤玉手也是下意识的掩在了胸前,欲拒还羞,愈发的魅力无比。

月无涯浑身火热,这小魔女生地这么美,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

艰难的咽下口吐沫,月无涯缓缓伸出竟有点微微颤抖起来的右手,但刚一触摸到她已经由雪白变得粉红的肌肤,刘惜弱身体便一阵轻颤,口中发出一声娇羞无限的低呼:“公子……”

“受不了了!”低吼一声,月无涯三两下扯开自己衣裳,附身而下……

然而就在龙枪抵关的最后一刻,月无涯却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急忙从刘惜弱身上翻身而下,额头冷汗直冒。